<address id="dv31z"><form id="dv31z"><nobr id="dv31z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dv31z"><nobr id="dv31z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<form id="dv31z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dv31z"><form id="dv31z"><th id="dv31z"></th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中心
        回鄉見聞
       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
        ||
        分享
        來源:榆林新材料|2019/2/11 0:56:00|作者:萬飛|人氣:2654

        年末,一個陽光和煦的中午,我坐在一輛干凈整潔的客車中,即將回到數年未歸的家鄉——陜北,一個普通,又有點偏僻的小村子。客車緩緩地開動了,我的思緒仿佛也被帶動起來,回到了記憶中的家鄉。那時候,家鄉的路是坑坑洼洼的,垃圾是隨處可見的,河水是污穢骯臟的,村民是懶散迷茫的,整個村子,就像一個暮年的老人,踽踽獨行,得過且過。近年來,媽媽常常在電話中說,村子現在變化可大了。可是,我實在想象不出,變化后的家鄉是什么樣子。

        經過兩個小時的車程,我終于到了。下了車,閉上眼睛,深深地呼吸,新鮮的空氣,家鄉的味道,真好。不遠處的村口,醒目地矗立著一個巨大的牌子,牌子上寫著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—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我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暮然發現,原先的土路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條雖不寬闊,但很干凈的水泥路。以前,路邊的垃圾隨處可見,現如今,都像集體蒸發了似的。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道路兩旁的太陽能路燈,雄赳赳氣昂昂,就像一個個禮兵在歡迎國家元首似的。陽光普照,微風佛面,我就像一只春回的燕子,快樂、好奇地觀察著故鄉的點滴。

        不知不覺中,我已經回到了小時候已久別的家中。媽媽趕緊端出來一直在鍋里熱著的各種美食,我狼吞虎咽般吃起來。才放下碗筷,我看見爸爸媽媽已經換好了衣服,一副要出門的樣子。“爸媽,你們去哪里呀?”我問到。“我們打算去魚塘買魚。你也和我們一起去吧!”媽媽說。“魚塘?我們這里有魚塘嗎?我怎么沒聽說過?”我一臉驚詫的問。看著我不可思議的表情,媽媽解答了我的疑問。原來,村子里以前有一個水庫,村民的垃圾無處可倒,就都倒在了水庫里。還有些村民把病死了的各種家禽也扔在那里。因為是集體的水庫,也沒人管,使得那個水庫臭氣漫天,骯臟無比。前年,在鄉政府的支持下,整個水庫的面貌煥然一新,不僅擴大了水庫面積,而且修理了岸堤,硬化了道路,綠化了水庫。不久,村民二平就以貧困戶的資格,申請并且承包了這個水庫。現在這個水庫,是方圓幾十里最大的魚塘。

        在媽媽的絮絮叨叨中,我們來到了魚塘。我看見有很多車停著,就像趕廟會似的。爸爸說,這些車都是來買魚的。下了車,眼前的場面讓我有點震驚,雖不是鑼鼓喧天,鞭炮齊鳴,至少也是人流攢動,熱熱鬧鬧。我趕緊跑過去,看見又一網魚快要出來了。二平哥穿著打魚的衣服,喊著號子,和大家一起用力地拉網。“出來了,出來了,這一網魚應該有好幾千斤了吧!”有人說。“二平這小子,今年是賺大發了,光今天就能打20000多斤魚,能賣20多萬。”一位大爺說。“這還是黨的政策好,脫貧脫貧,二平這是真正脫貧了。”旁邊有人不無羨慕地附和到。漁網全部拉上來了,人們爭搶著買魚。有拿筐子的,有拿籃子的,還有拿袋子的。最忙的就是二平哥了,裝魚,稱重,算賬,找錢。不一會,他就滿頭大汗,手也凍得通紅,外衣上甚至都結了一層薄冰。但,人群中的他,是那么的幸福,那么的滿足。

        回家的路上,我完全沉浸在魚的豐收喜悅中。等到車停下來,我才反應過來,這不是我家。下了車,眼前出現了一座土山,讓我又熟悉又陌生。我隱約記得,這座山以前幾乎沒有樹,只是稀疏地長著荒草。每年的春秋之際,整個村子就是漫天黃土,村民們怨聲四起。但是眼前的山,幾乎被松樹覆蓋了,郁郁蔥蔥,青翠可人,就像原始森林一般。

        家里沒人,在我們等待主人的時間。媽媽告訴我,這里就是以前的土山,前年,為了治理環境,政府出錢在這座山上栽滿了樹。去年春天,你雙喜哥要承包這座山,說是要養雞。雙喜是貧困護,不僅取得了山的承包權,就連雞娃子也是政府給的。

        正說著,雙喜哥回來了,手里提著兩只大公雞。“給,嬸,這是我剛逮的大公雞,好著了。”他對媽媽說。“雙喜,今年賣雞、雞蛋、雞糞,賺了不少吧,聽說把十好幾萬賺了。你厲害了!”爸爸說。“叔,我有什么厲害的。我能有今天這光景,多虧了政府呀,黨的政策好,方方面面照顧我,讓我這貧困戶過上好日子哩!”雙喜哥說著,憨憨地笑起來。在他的眼睛中,我看到了感激和滿足。

        買好了雞,天已經黑了。當我們到了村口,那塊大牌子還立在那里,而上面的字卻完全看不清楚了。在茫茫夜色中,我仿佛看到了那些字晃晃悠悠地飄走了,飄在了二平哥白亮亮的魚塘上,也飄在了雙喜哥青蔥蔥的雞場中。



        榆林新材料集團  萬飛

        2019年2月11日


        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看雨网